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sbyxwz.sc28.net
重点推荐剧本
教育教师行业晚会演出搞笑相声剧
部队晚会演出感人小品《感谢有你
银行行业服务宣传搞笑小品《你最
家教相关题材搞笑小品《应聘家教
医师节晚会娱乐演出搞笑小品《三
医院医师节推广演出搞笑小品《家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超级搞笑音乐剧剧本《新姑爷上门》
消防官兵抢险救灾小品剧本(最美消防
新农村建房安置点小品《搬迁故事》
适合公司年会演的小品,公司年终总结
以孝为主题的情景剧,关于孝的感人情
反应自然灾害的感人小品剧本《洪水
误入传销窝点小品剧本,有关传销的剧
驻村扶贫小品《为乡村振兴出份力》
关于国庆节的节目表演搞笑小品《共
适合中秋表演的超级幽默喜剧小品《
交通安全小品剧本,关于交通安全的剧
医生节娱乐演出搞笑感人小品剧本《
关于抗日战争的红色剧本,抗日题材小
部队八一建军节小品(战友情深)
关于师生的小品,师生情小品(让爱一
适合各种场合表演的超级搞笑正能量
司机驾驶员相声小品《比赛心得》
创新创业情景剧剧本《不忘初心回报
卫生室情景剧剧本《医心医意》
用气生活安全知识小品剧本《后果不
工程建筑四方验收小品剧本(样板工程
关于禁毒防艾的小品剧本《禁毒防艾
土地题材的搞笑小品,关于土地执法的
端午节超级幽默喜剧小品剧本(神粽)
适合老师表演的音乐剧剧本《青春纪
禁毒防艾音乐剧剧本《禁毒防艾从我
村级卫生室医生音乐小品剧本《医心
以金融扶贫为题材贷款贴息贫困户搞
抗击肺炎小剧本,新冠病毒小剧本《逆
金融押运保安服务公司小品《金融卫
您当前位置:申博游戏网址 > 电视剧本 > 古装电视剧本 > 《遨凡尘》第24集 救夏人出水火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古装电视剧本   会员:迎金河水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1/17 9:32:25     最新修改:2019/1/18 9:56:31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sbyxwz.sc28.net 
电视剧本名:《《遨凡尘》第24集 救夏人出水火》
(原创剧本网)作者:辛言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24集 救夏人出水火

1夏人区作坊 日 外

“不过现在好了,大将军我来了,我要救你们出水火。从现在起,你们各回各家,领着家人四处溜达。到晌午的时候,大将军我要给你们改善伙食,鸡鸭鱼肉管饱……”

胖虎在这边嘴上许愿,纥干达在那边心里头叫苦,心说我的娘哎,几千口子的人,鸡鸭鱼肉管饱,这让我一个小小的百夫长上哪儿去弄?

“好了,大家赶紧回去,到了晌午再到这儿集合。”胖虎挥着胖手让夏人们往家走。夏人们没走,他们不相信胖虎的话是真的,因为在他们的记忆里,天底下从没有过这样的好事。这还其次,最要命的是胖虎带来的那一千铁骑,夏人们想,既然要救我们出水火,那干嘛带来这么多的兵马?看夏人们不走胖虎费解,纥干达让胖虎稍安勿躁,待他跟夏人们讲。“大家听好了,大将军让你们走你们就走,不要有啥顾虑,大将军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大将军心好。不止是大将军,看到了没有,还有我大魏国的戎安公主在此,她和大将军已定下秦晋之好。现在听我的话各回各家,直到号角响起,再从家里出来。”

以纥干达的理解,胖虎到这儿来的这些举止,不过是小孩子家的一时心血来潮,玩够了闹够了也就回去,接下来按部就班该咋的还咋的。

夏人中有人跪了下来,一个,两个,三个……到最后所有的夏人都跪了下去。夏人们跪的是戎安公主,因为公主是魏国的皇室成员,按照一般的惯例,普通百姓见了皇室成员都得下跪,何况他们现在的身份比百姓还低是奴隶。

“好了,好了,大家都起来吧,大将军说了,放你们两天的假歇息歇息。”戎安公主的态度已扭转,不但不再干涉胖虎,还“夫唱妇随”地配合起胖虎。公主的话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代表皇帝,夏人们不再怀疑,一些惦记家里老人和孩子的妇人率先起身往家走,很快所有的夏人走了个干净。纥干达满脸为难道:“大将军,您刚才说鸡鸭鱼肉管饱,这可是几千口子的人啊,您让小的上哪儿去找?”胖虎不当家不知柴米贵,问纥干达他们这里没有么,纥干达犯愁道:“大将军,我们这里怎么会有?别说这些个夏人,就是我们这些当兵的,也只在过年过节的时候才有这个口福。”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愿望是好的,可是没东西拿出来给那些夏人们吃,胖虎有些傻眼,因为大话已经说了出去。

“没东西不要紧,可以拿钱去买,公主,要不你先带个头,其他人也都出点儿。”胖虎想出了一个摊派的办法。

“本公主没钱。”戎安公主气鼓鼓。

“没钱?你怎么会没钱,你可是公主。没钱不要紧,我不是送给你十颗宝石么,不行就拿出来卖两颗。”

“你……”

戎安公主对胖虎不过脑子瞎许愿的做法本身就反感,现在又让她卖宝石,那些宝石胖虎已经给了她,按敖卓的说法相当于胖虎娶她的聘礼,天底下哪有送了人的东西还替人家做主的道理。这时,程溪再次显露出一个读书人的才智对胖虎道:“舅舅,我倒有一个想法。就是刚才咱们来的时候,我见这一带水草丰美,山林茂密,不时有野鹿、野羊和野兔跑过,甚至还有虎、豹出没。看得出,舅舅现在带的这一千兵马个个武艺出众,要是把他们派出去围猎,这肉食的问题不就解决了吗?”胖虎连声说好,当即任命程溪做他的参军,如此一来,加上偏将军尉迟泰,胖虎这支队伍的文武班子就算搭建起来。

大家松了口气,以为事情到这儿就算结束,哪知胖虎又起了幺蛾子,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幺蛾子。胖虎一手托着下巴对程溪道:“程溪,今天这顿肉食解决了,可明天呢,咱们总不能把那些个野兽都杀了。还有,舅舅想给这些夏人盖房子,他们住的地方也太破了,好些人家一年都见不到日头。”

大家全傻了眼。

 “程溪,你怎么不讲?舅舅可是看好你的。”胖虎向程溪投去的目光带着期许,认为程溪一定能想出办法来。程溪心里苦笑,心说你看好我有啥用,我又变不出钱来,更何况这件事并非只是钱的问题。“舅舅,你想让这些夏人住得好我理解,可这件事,你总得让皇帝同意了才行。”不是程溪想不出办法,而是胖虎提出来的这事太难搞,难搞到只有皇帝同意了才行。“让皇帝同意?”胖虎眨了眨眼:“为啥要让皇帝同意?不是说了么,那个将在外,皇帝的话可以不听么。”程溪被问住了,他没想到胖虎竟然知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句话,只是这句话用的不是其所,如同把马笼头戴到了牛头上,看着合适用起来却不当。

程溪讲即使不经皇帝的同意,可这盖房子它得需要钱啊,而且是一笔数目很大的钱。“钱?”胖虎的目光再次转向戎安公主,好像戎安公主的身上装满了钱,动一动就会哗啦啦地直掉。戎安公主问胖虎看她干啥,她身上又没钱,不会是又要打她那十颗宝石的主意,对了,还有那十九匹好马。

“你同意了?”胖虎惊喜。“同意你个头!”戎安公主将头扭向别处不再搭理胖虎。怕胖虎和戎安公主又翻脸,程溪把他拉到一边道:“舅舅,盖房子的事咱们先缓一缓,反正就要进入到夏天,不急于这一时,咱们先着手解决这些夏人的膳食问题。”胖虎点头表示同意,问程溪有什么好办法,程溪道:“舅舅,我认为这事最好还是由朝廷来解决。你想想看,这夏人虽说是异族,可现在也算是魏国的百姓,就像这里的汉人一样。舅舅不妨让公主去求求长孙翰大人,因为长孙翰大人是朝廷专门负责钱粮的大臣,看他能不能给这里的夏人拨下一部分来。”胖虎认为程溪的这个法子不错,过去跟戎安公主讲。

“程溪,这就是你给你舅舅出的主意?”戎安公主嗔瞪着眼,程溪不好意思地笑了。戎安公主说她可以去找长孙翰,但他答不答应她可不管,看戎安公主答应了,胖虎乐得大嘴直咧:“答应,答应,只要公主出面,那个长孙翰怎么都得答应。”胖虎让戎安公主快去找长孙翰,并尽可能在晌饭前回来,戎安公主带着洛兰和敦额走了。

2夏人区沟谷 日 外

胖虎吩咐纥干达找人在宽敞的地方支起锅灶,再去召一些厨艺好的夏人女子,只等他们打来的猎物一到,就架起火来烹煮。纥干达唯唯诺诺,嘴巴里不住地冒涎水,因为很快就能吃到各种各样的野味。这还其次,更重要的是,纥干达想在胖虎跟前好好地表现,表现好的话,他这个百夫长的职位说不定还能升迁。

 魏国是一个民族融合的国家,其中占统治地位的鲜卑族其前身是一个游牧民族,游牧民族善于骑射,狩猎是他们经常从事的活动。胖虎率领的这支铁骑全部是鲜卑人,是魏国军队中精锐中的精锐,身为皇家禁军校尉的长孙子泽对狩猎不仅不陌生,反而十分的在行,因为一年之中,至少要陪着皇帝狩猎上那么三五回。

3皇家猎场 日 外

长孙子泽将大家带到一片连绵起伏的旷野,这里林木葱茏,青草茂盛,湖水碧绿,景色美得令人流连忘返。长孙子泽选了一处山谷,谷里野草翠绿,山花绚丽,遮天蔽日的古木郁郁葱葱,端的是飞禽走兽们出没藏身的好场所。

长孙子泽留下二百兵马守住谷口,这个位置叫做“交口”,其他的兵马由尉迟泰带领顺着谷地的两侧包抄上去,把谷地中的野物朝“交口”的这个地方驱赶,双方形成一张合围的猎网。

胖虎既不会骑马也不会射箭自然和长孙子泽在一起,长孙子泽领着胖虎、程溪和李大登上一处地势较高的坡顶,从这里居高临下可以俯视整个围猎的场景。胖虎挺胸腆肚宛然一位正在指挥打仗的将领,一手叉腰一手比划,问长孙子泽这次能猎到多少,长孙子泽让胖虎放心,最少也能让几千口人吃饱。接着对胖虎讲,这围猎是有礼法的,不按礼法狩猎将被认为是暴殄天物。礼法划定:狩猎不许伤害幼兽,不取鸟卵,不杀有孕之兽。此外,狩猎要留有余地,不能一网打尽,这样可使猎物的数量始终都能保持在一定的范围。

听了长孙子泽的讲解,胖虎焦急道:“长孙兄,那你快告诉他们,别让他们把猎物给杀光了。”长孙子泽告诉胖虎不会的,狩猎的礼法他们懂,即便那些士兵想把猎物们杀光也办不到,因为那需要把各种狩猎的办法用到一起,这些办法包括火攻、网捕、索套、陷阱、骑马箭射等等,今天他们用的只是骑马射箭这一种。

胖虎这才把心放回肚里。

围猎开始了,谷地里人喊马嘶,飞禽和走兽们受到惊扰,纷纷从栖身的地方飞起或奔跑。随着它们的飞起或奔跑,飞矢如蝗,一时间中箭的飞禽纷纷落羽,中箭的走兽成片倾倒,谷地里上演着人类对野生动物的血腥杀戮。仓猝间没被射杀到的动物开始朝“交口”这个方向奔逃,在逃窜的过程中,不断有飞禽和野兽被射亡。

围猎驱赶的队伍和惊慌逃命的动物离“交口”的位置越来越近,飞禽和走兽们的种类得以看清楚,飞禽的种类较少,无外乎山雉、松鸡和野鹌鹑之类;走兽的种类可就多了,有鹿、麝、獐、野兔、野猪、黄羊、虎、豹、狼、狐等等,其中以鹿、獐和黄羊的数量最多,粗略估计不下数百只。如此多的飞禽走兽一起朝胖虎他们这边奔来,那场景看着特别的壮观,就像是决了堤的洪水。可是,这些智能低下的生灵们哪里知道,等候在它们前面的是二百张已引弓待发的箭弩。

当猎物们逃到离“交口”二三十丈远的时候,随着长孙子泽的一声令下,二百张箭弩齐发,箭矢如雨点般射向这些亡命的动物们。刹那间,中箭的飞禽和走兽或是像断了线的风筝往下落,或是像失了蹄的奔马翻跟头。没中箭的飞禽和走兽有的掉头往回返,这时尉迟泰率领的兵马赶到,将尚未毙命的猎物们团团围住,张弓搭箭对它们逐一的进行射杀。

“好!好!太好了,使劲射,一个也别让它们跑了。”胖虎在坡顶上兴奋的不得了,手舞足蹈并大声喊,他的这个样子,很容易让人想起“瘸子打围——坐着喊”的那句歇后语。长孙子泽提醒差不多了,够吃的就可以,没必要把它们都猎杀了。胖虎正在兴头上,问长孙子泽为什么,长孙子泽告诉这一带乃是皇家的猎苑,一般人被禁止,他是考虑到胖虎跟戎安公主的关系才敢到这儿狩猎,再有就是他刚才讲的那个狩猎的礼法,胖虎醒悟,让长孙子泽告诉尉迟泰他们终止。

狩猎结束了。

这场围猎收获颇丰,共猎得斑斓猛虎两只,金钱豹一只,野猪四头,狼五只,狐三只,野兔十一只,鹿、麝、獐和黄羊不下百十只,飞禽七八十只。望着这么多被猎杀的动物,胖虎乐得直咂嘴,上去捋捋豹子的胡须,摸摸老虎的屁股,拽拽野猪的獠牙……这些动物胖虎以前只听说过却没见过。

士兵们开始打扫围猎的战场,喜气洋溢在每个士兵的脸上,因为他们不但能吃上一顿丰盛的野味,还着实地过了把围猎的瘾。不少士兵服气了,认为胖虎跟他们说的那些个话不是瞎话,跟着这位胖胖的“大将军”混的确很不错。几个胆子稍大的士兵见胖虎憨厚可亲,主动上前跟胖虎讲话,而且开口必称胖虎为“大将军”,把胖虎乐得直咧嘴。其中一个挺拔健壮的士兵一边收拾猎物一边问胖虎:“大将军,您真的能带我们打下统万城?”

“那当然了,胖爷爷我,啊不,大将军我从来都是说到做到。”

“听说那个统万城特别的坚固,就凭咱们这一千人马如何能攻得下?”

“哪个说我要带着你们去攻城了,那不是找死么?我跟皇帝说好了,要带你们去骂敌,只要把夏国的军队给骂出来,咱们就是头功一件。”

问话的士兵放心了,因为他们最不愿打的就是攻坚战,何况是固若金汤的统万城。这些士兵们不怕死,但他们不愿在攻城的时候被砸死、射死或摔死,因为这种死法太窝火,他们愿意在平地上与敌人面对面地拼杀,那样的话他们可以以一敌十,即便是战死也值得。胖虎问跟他讲话的这个士兵叫什么,士兵答他叫吐罗赞,胖虎让吐罗赞和他旁边的那几个士兵做他的亲兵侍卫,等日后有了机会就提拔他们。吐罗赞和那几个士兵慌忙单膝跪地,口称多谢大将军欣赏,惹得其他的士兵们心痒,恨自己没早点上前跟“大将军”搭讪。

4夏人区沟谷 日 外

夏人区里一处特别宽敞的空地,已经搭建起几十个用大石块支撑起来的锅灶,每口大铁锅里盛满了清水,大铁锅的下面塞满了干枯的树枝和野草。纥干达的这个百夫长还真不含糊,胖虎他们走后,便“动员”年轻力壮的男夏人们搭建锅灶,让女夏人们领着孩子到沟外一边游玩一边拾拣柴草。待一切都准备妥,夏人们开始盼望胖虎他们能够早点儿回来,因为胖虎的许诺对他们胃肠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他们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吃到肉了。

胖虎的态度,决定了纥干达和他手下对夏人们的态度,他们不再像以前那样对夏人们横眉竖眼呼来喝去,更不敢因为一点小错惩罚他们,尽管这样,夏人们的心还是悬在肚子里。夏人们不分男女聚到一起,纥干达和他的手下不但对他们很客气,而且离得也较远,夏人们可以大胆地相互讲话。一个年近四旬的男夏人坐在一块石头上道:“看样子,咱们这些被俘夏人的苦日子要熬到头了。”一个浓眉大眼,体型彪悍,年龄在十六七岁的小伙子驳道:“爹,你别高兴的太早,你怎么知道这些兵马来了不是要杀咱们?”

“不像,人家要是想杀我们的话早动手了,何必费这么大的周折?”

“也许他们想煮了我们,不然为啥支起那么多的锅灶?说给咱们炖肉吃,鬼才相信,不如咱们现在就反了,说不定还能杀出一条生路。”

“住嘴!库狄斤,爹不许你胡说。反,往哪儿反?这里可是魏国的腹地,你能反到哪儿去?”

“爹,不反的话,难道咱们就让魏人给煮了?”

“你怎么认定魏国人要煮咱们?你身上的肉就那么香?或许你能反了出去,可是这些个女人,这些孩子和老人们怎么办?”

库狄斤不言语了。

“库狄斤哥哥,我觉得你说的不对,刚才那个胖将军跟我说话,我看他的眼睛都哭了。”说话的是一个小女孩,这个小女孩不是别人,就是胖虎看了不忍心让这么小的孩子干活的那个尕琪。“库狄斤兄弟,我女儿说得对。刚才我听几个姐妹讲,那个胖将军一到咱们这儿,就派人叫弥且浑回去喂孩子,还让她一年都不用干活。要是这个胖将军想害咱们的话,他也没必要对弥且浑这样做。”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女子,面容姣好,肌肤细腻,破旧的衣衫遮盖不住她身体的曲美,从貌相上看,跟尕琪有着几分神似。尕琪和她娘的话得到不少夏人们的赞许,这个说那个胖将军长得特别慈善,怎么看都不像是要吃人的主儿;那个说那个公主长得实在是太美,只有咱们赫连大王的那几个女儿才能和她有得一比……

夏人们说着,和煦的艳阳渐渐升到了头顶。

谷口外传来人喊马叫,夏人们都朝谷口的方向瞅,心情既紧张又期盼,不知道接下来的是祸还是福。一阵由远至近的马蹄声传来,很快,胖虎率领的这支狩猎的铁骑飞驰到跟前。沟谷里扬起团团的沙雾,透过弥漫的沙雾,夏人们看到,差不多每匹马的身上都或驮或挂着猎杀到的禽兽,禽兽们的种类是那么的繁多。夏人们放心了,胖虎跟他们说的是实话,是真的为他们去猎肉而不是要吃他们的肉。夏人们欢跃,但没人敢主动往前凑,胖虎从神马流云车下来,见夏人们不动只是在一旁观看,大声招呼道:“喂,大家别站着,想吃肉的话就都过来帮忙。”

还是没有人动。

胖虎不解,朝夏人们聚集的地方看了看,看到尕琪走了过去,长孙子泽等人跟在后面。“尕琪妹妹,你怎么不过来?今天打到的野兽可多了,有老虎、豹子还有野猪,不信你过去瞧瞧。”胖虎一脸和气,像个大哥哥似的对尕琪极尽友好,尕琪的大眼睛扑闪了几下,回头看她娘,她娘不说话只是看其他夏人们的反应。这时,库狄斤他爹道:“大将军,我们这些夏人都是魏国的奴隶,不知大将军为何对我们这么好?”胖虎吃惊道:“奴隶?谁说你们是奴隶了,我最见不得有人把别人当奴隶看,就在先前,我还打算给你们盖房子。”

话已说到这份,库狄斤打消了他原先的疑虑,自告奋勇说剥皮开膛的活儿就交给他们男人了,胖虎喜得连连说好。尕琪娘讲她以前给有钱人家烹制过膳食,知道烹制肉食应先用沸水汆煮去去膻味儿,去完之后再配以葱、姜、蒜、花椒、桂皮、盐等作料。胖虎更高兴了,让女人们都听从尕琪娘的吩咐,千万不能把这些野味给弄糟踏了。夏人们的热情开始高涨,年轻力壮的男女纷纷行动,年长的夏人自觉碍事退到一旁照看孩童,孩童们又跳又蹦尽情地玩耍,笑容挂在每一个夏人的脸上。

胖虎发下命令,让那一千个士兵也别闲着,给那些干活的男女夏人们打打下手,命令一出士兵们无不遵守。沟谷里没了士兵和百姓之分,没了魏人和夏人之分,也没了奴役和被奴役之分,到处洋溢着亲善友好的气氛。

尕琪娘领着夏人女子忙去了,胖虎拉着尕琪去看那些被猎杀了的禽兽,胖虎问尕琪家原来在哪儿,家里都有什么人,尕琪答她家住在离统万城不远的地方,现在就她和她娘她们俩,她爹以前和后秦人打仗时战死了。感觉尕琪的身世跟他很像,而且比他还惨,他至少还有舅舅跟姐姐,胖虎对尕琪更加的怜悯,问她喜不喜欢认他做哥哥,尕琪没有成年人那么多的想法,当即高高兴兴地答应了。

到了那几只被猎杀的老虎、豹子和野猪跟前,尕琪胆小不敢看,胖虎开心地直笑,让尕琪用不着害怕,这些平日里凶猛的野兽都死了,尕琪这才把头往前探。看着身躯庞大已死了的老虎、豹子和野猪,尕琪那双乌黑美丽的大眼睛瞪得更大,在胖虎的一再鼓励下,尕琪壮着胆子上去摸这些猛兽们的尸体。摸过之后,尕琪问这些猛兽有没有胖虎射的,胖虎支支吾吾,想说有又觉得不该骗这么小的女孩子,说没有又感到胖脸挂不住。

正在为难之时,戎安公主回来了,跟胖虎他们一样,戎安公主这趟也是满载而归。

5魏国皇城 日 外

听了戎安公主的讲述,长孙翰叹胖虎净干些头脑发热的事儿,刚才还说要去挖夏国人的祖坟,怎么一会儿的功夫又要改善夏国人的生活?尽管这样,长孙翰还是满足了戎安公主的请求,命手下拨出钱一千贯,粮一千石,布五百匹,光拉这些东西的车就用了几十辆。长孙翰之所以答应的这么快,除了看戎安公主的面子外,也看出了灵宝不好惹,而灵宝对他的这个未来的妻弟又是那么的偏爱,总之,长孙翰是怀着一种“送瘟神”的心态做的这件事。

6夏人区沟谷 日 外

沟谷里人声鼎沸,大部分人放下手上的活儿过来搬东西,东西暂时搬到仓库,过后再根据人头分发下去。胖虎对戎安公主带回来这么多的东西很高兴,拉着尕琪告诉这是他刚刚认下的妹妹,让尕琪管戎安公主叫姐姐。尕琪年少却懂得礼数,知道公主是不能随便被人叫姐姐的,直到戎安公主让她叫,才怯生生地管戎安公主叫“公主姐姐”。

半个时辰之后,沟谷里弥漫着炖肉的香气,不要说那些长时间食不果腹的夏人,就连胖虎和纥干达手下的那些个士兵也都不住地咽口水。薪火熊熊,锅水沸腾。利用这个间隙,胖虎让夏人们把家里的破桌子破凳都搬到空地,美其名曰他要和所有的人同吃同乐。夏人们求之不得,一会儿的功夫,沟谷里就摆满了形状各异的破桌凳,连胖虎没提到的碗筷也放在了上面,只等着肉熟了好就餐。胖虎要和所有的人同吃同乐,但长孙子泽和纥干达等人知道,同吃同乐可以,但人和人之间的尊卑不能乱,尤其是这里还有一位身份高贵的公主。纥干达让手下把他们平时用的桌凳搬出来,把其中最好的提供给胖虎和戎安公主等使用,所用的碗筷和盛放食物的器皿也都是最好的。

进膳开始了,最先进奉给的当然是胖虎、戎安公主、程溪和长孙子泽这边,进奉的也是虎肉、野猪肉和飞禽这些味道最美的食物。胖虎把尕琪和她娘、库狄斤和他爹邀请过来,纥干达也在胖虎的邀请之列,半天的忙碌算是没有白辛苦。尕琪娘的手艺果真不错,所有的野味在她的指点下烹煮的香气四溢,味美可口,好久没尝到荤腥的夏人和那些年轻力壮的士兵们无不吃的是闲不下嘴。胖虎吃的眉开眼笑,他的左边是尕琪,右边是戎安公主,他吃的同时,没忘了把喂尕琪的肉先撕扯好,看得戎安公主都生起了一股妒火。

刚吃上不久,谷口外来了一队人马,贺多罗带着他的亲兵赶到。贺多罗这次来可不是吃白食,他给胖虎带来了酒,酒的名字叫“汾清”,产于平城南部一个叫杏花村的地方。这种酒用糯米酿造,入口绵甜,回味悠久,深受宫廷和权贵人家的喜爱。胖虎乐得不行,让留下两坛子把其他的分发下去,以便沟谷里的每个成年男子都能品上几口。贺多罗瞅了瞅,见尕琪娘的旁边有个空位,便一屁股大大咧咧地坐下,他的那些亲兵也都各自找到了位置。

贺多罗抄起一块虎肉就往嘴送,咀嚼之后连连叫好,问是谁的手艺,胖虎指着尕琪娘道:“就是你旁边的这位婶子。”贺多罗这个气,心道你认婶子就认吧,干嘛把我给捎上,但当他看尕琪娘时,发现她颇有几分姿色,对胖虎的那句“混账”话也不再计较。

人们吃着,喝着,说着,好像这个世上从没有过民族间的矛盾,也没有过奴役和被奴役的压迫,更没有过你死我活的战火,有的只是互相关心和信赖。库狄斤他爹代表所有的夏人向胖虎和戎安公主敬酒,说他们这些被俘的夏国百姓做梦都没想到会有今天,大将军对他们的恩情他们永世难忘。胖虎摆出义不容辞的架势一饮而尽,然后越俎代庖地继续替朝廷做主,归纳起来有三条:一、一日三餐要管够,油水缺了就弄肉;二、窑洞太破不能住,要住就住砖瓦构;三、干活时间不能久,累了大家就歇透。

纥干达的脸都黄了,心说我的娘哎,这么大的事连个招呼都不打,也不怕皇帝到时候会震怒。纥干达害怕,夏人们却很高兴,他们对胖虎已经产生了信任,胖虎就是他们心目中的佛菩萨。库狄斤他爹带头给胖虎跪下,其他夏人随后,顷刻间所有的夏人都匍匐于地,嘴里的感恩之声赛过连绵不绝的江水,胖虎就是现在想反悔都已经来不及了。胖虎让夏人都起来,向他们信誓旦旦,他答应的每件事都将兑现。

程溪一直在思考胖虎今天的做法是否可取,望着眼前的感人场景,他的脑海里闪出一个想法。这个想法虽说是那么的标新立异,但程溪确信,只要拓跋焘能够采纳,魏国几乎可以兵不血刃地拿下统万城,而夏国也将在这个世上不复存在。

贺多罗问胖虎接下来咋办,是回西郊军营还是驻扎在这里,胖虎说这里热闹就在此安营,从明天起就让士兵们训练。贺多罗没问胖虎要训练什么,知道问了也是白问,暗想就让他带着这一千兵马折腾去。贺多罗告诉胖虎,他回去之后,就让人把胖虎这一千兵马的帐篷行李送来,并按时供给他们的粮草。胖虎端起酒碗向贺多罗致谢,说“喝多了”将军太够义气,等他攻下了统万城,一定把功劳分给贺多罗一份,贺多罗逢迎着胖虎的话,说那他就恭候“大将军”的这番美意。

几千人的进餐结束,所有人都吃得很饱,当然了,锅里的肉食也所剩无几。贺多罗带着亲兵走了,戎安公主要回宫里,胖虎也要去,他要进宫跟拓跋焘讲夏人们的事。戎安公主说宫禁之地他不能去,胖虎怕戎安公主走后又是几天见不着人影,说他不进宫也可以,但戎安公主得留下,让她和他一起住在沟谷。戎安公主犹豫,长这么大她还没在皇宫之外的地方留宿,可要是不答应……看着胖虎那张充满期待的脸,戎安公主有些心软。想到人生最甜蜜的事莫过于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她皇兄拓跋焘也已明确她的出行不再受到任何限制,戎安公主决定留下,胖虎乐坏了,说他就知道戎安公主不会走。

长孙子泽过来告辞,胖虎说日头还早,问他干嘛急着要走。长孙子泽解释,因皇帝准备伐夏,他已经有日子没回家了。恰巧今天请下半天的假,他想借此回家看看,因为大军一旦开拔,就不知道几时才能回来。“长孙兄,你想回家太好了,说来咱们也是亲戚,就让我和公主陪着你。”胖虎自觉目下无事,不如他和戎安公主先去长孙子泽的家转转。长孙子泽没说话,只是看着戎安公主,戎安公主说去就去,她也有日子没见到丹樱姐了。

胖虎临走交代尉迟泰,围猎时他看见湖泊里有鱼,让尉迟泰没事领着士兵和夏人们去捕鱼,尉迟泰连连应允。一些夏人围过来,尕琪拉着胖虎的衣角不舍,胖虎拍着胸脯向他们保证,最晚天黑他就回来,到时他和大家一起吃鱼。夏人们的心这才安稳,闪出一条道让胖虎他们走,只有尕琪依然拉着胖虎的衣角。胖虎明白过来,摸着尕琪的头问:“尕琪妹妹,你是不是想和我一起去?”有人翻译之后,尕琪使劲地点点头。胖虎问尕琪娘可不可以让尕琪跟他走,尕琪娘答没啥不可以,就是怕给大将军添麻烦。胖虎说不麻烦,拉着尕琪的手一边走一边道:“走,尕琪妹妹,哥带你坐神马流云车去。”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sbyxwz.sc28.net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