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sbyxwz.sc28.net
重点推荐剧本
教育教师行业晚会演出搞笑相声剧
部队晚会演出感人小品《感谢有你
银行行业服务宣传搞笑小品《你最
家教相关题材搞笑小品《应聘家教
医师节晚会娱乐演出搞笑小品《三
医院医师节推广演出搞笑小品《家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超级搞笑音乐剧剧本《新姑爷上门》
消防官兵抢险救灾小品剧本(最美消防
新农村建房安置点小品《搬迁故事》
适合公司年会演的小品,公司年终总结
以孝为主题的情景剧,关于孝的感人情
反应自然灾害的感人小品剧本《洪水
误入传销窝点小品剧本,有关传销的剧
驻村扶贫小品《为乡村振兴出份力》
关于国庆节的节目表演搞笑小品《共
适合中秋表演的超级幽默喜剧小品《
交通安全小品剧本,关于交通安全的剧
医生节娱乐演出搞笑感人小品剧本《
关于抗日战争的红色剧本,抗日题材小
部队八一建军节小品(战友情深)
关于师生的小品,师生情小品(让爱一
适合各种场合表演的超级搞笑正能量
司机驾驶员相声小品《比赛心得》
创新创业情景剧剧本《不忘初心回报
卫生室情景剧剧本《医心医意》
用气生活安全知识小品剧本《后果不
工程建筑四方验收小品剧本(样板工程
关于禁毒防艾的小品剧本《禁毒防艾
土地题材的搞笑小品,关于土地执法的
端午节超级幽默喜剧小品剧本(神粽)
适合老师表演的音乐剧剧本《青春纪
禁毒防艾音乐剧剧本《禁毒防艾从我
村级卫生室医生音乐小品剧本《医心
以金融扶贫为题材贷款贴息贫困户搞
抗击肺炎小剧本,新冠病毒小剧本《逆
金融押运保安服务公司小品《金融卫
您当前位置:申博游戏网址 > 电视剧本 > 农村电视剧本 > 大学生山乡历练记第三十六集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农村电视剧本   会员:脑子一片空白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1/17 21:48:49     最新修改:2019/1/18 9:58:11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sbyxwz.sc28.net 
电视剧本名:《大学生山乡历练记第三十六集》
(原创剧本网)作者:黄立中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一集

 

【 1—1 】群山扫描……薄而淡的晨雾沿着山峦慢慢飘升。渐渐地,画面向山底折射,一个古老的山寨在朦胧中逐渐拉近,话外音响起了一阵打制油茶的咚咚声。

【 1—2 】石村长家,(民族式木楼)老伴打制油茶情景。

石村长进屋,喝油茶情景。

老伴端着茶碗,在石村长跟前坐下。

老伴:听说大山里要来一个大学生?

石村长:已经来了,是个自愿者,到大山里来当乡长。

老伴:派一个大学生来当乡长,我看,这是县里江县长敲错锣了。

二人喝茶,良久。

老伴:  喝了茶,到五根的收购点去帮个手吧,五根的收购点这几天生意忙,需要人手。

石村长:让五根自己忙吧,我今天要去开会。

老伴:开什么会?是去跟新来的乡长见面吧。

石村长:也算是吧。县里派一个大学生来当乡长,我看,大山里要有新的举措了。

【 1—3 】外景画面。石村长在路上行走情景。

【 1—4 】小路与公路交汇处,石大爷抱着竹水烟筒坐在交汇处路口边抽烟。石村长信步走来。

石大爷:村长,去乡里呀?

石村长:去乡里。

       石村长随之停下脚步。

石村长:石大爷,你在这里坐呀。

石大爷:我坐在这里看汽车,去乡里去开会吧?

石村长:去开会。

        石村长走到石大爷身边坐下,石大爷递过竹水烟筒,石村长接过烟筒抽吸。

石大爷:乡里好一段时间没开会了。

石村长:这不是来了新乡长嘛。

石村长边抽烟边说。

石大爷:听说这个乡长是个大学生,是到大山里来志愿的?

石村长:是个大学生。石大爷,就怕知识当不了饭吃呀。大山里这地方,十担土也挤不出一滴油,干经济,一个字,难。

石大爷:发展经济难,这就是大山里的命,这回,得看大学生乡长的了。

二人一时无语。石村长将竹水烟筒还给石大爷。

石村长:石大爷,我去了。

石大爷:去吧,好丑听一听,比不开会好。

石村长起身。离去。

【 1—5 】路上,石村长行走情景。

【 1—6 】石村长走进乡政府。

会议室门口,古副乡长焦急地等待。

石村长急步走来。

古副乡长:石村长,怎么搞的,就等你一个人了。

石村长:路远、来晚了一点。

石村长边走边歉意的解释。

古副乡长:赶快进去吧。

二人走进会议室, 石村长跟新上任的大学生乡长马浩相互对视了一下,算是打了一个招呼。

马浩:都到齐了。

马浩巡视了一下会场,稳定了一下情绪。

马浩:今天开个会,算是个见面会吧。同时,也是一个扩大会。这个会议很重要。会议内容,主要是强化大山里的经济发展问题。大家知道,现在是新世纪的第二个年代,纪元二零一二年。可以说,这是一个经济腾飞的时代。在这个大好的时代里,大山里也要顺应经济潮流,踏踏实实地把经济搞上去。当然了,发展经济也要注意保护环境,绝不能以破坏环境来换取经济效益,大山里原有的产业要转向,炭业要停止……

会场一片嘘声,与会者表情特写,继而交头接耳。

马浩:炭业,是给大山里产生了一定的经济利益。但是,炭业的发展,严重的冲击生态环境。由于烧炭大量的砍伐山林,导致山林资源急剧枯竭。并且,由于山林的枯竭,导致下游临江河的水位急剧下降,现在,已经降到了危急水位线。临江河,担负着兴平市上百万人的饮用水问题,兴平日报就此发出了保护临江河的呼吁。因此,作为临江河源头的大山里,我们的经济要转型,炭业要停止,以后,再也不许砍伐山林了……

    会场一阵骚动。

    石村长的表情特写。

【 1—7 】石村长家,石村长抱着竹水烟筒抽烟情景。老伴忙杂务。

无声,良久。

老伴:乡里开会说什么了?

石村长闷着头抽烟,无语。

老伴:你说话呀,开会回来怎么变成个哑巴了。

    石村长仍然闷着,俄倾。

石村长:大山里要搞经济转型,乡里决定停止炭业,以后,大山里不许砍伐山  林了。

石村长老伴猛然停住杂务。

老伴:你说什么,停止炭业?碳业停止了,那五根的收购点怎么办?五根这个炭老板还要不要当呀?

石村长抽烟,不语。

老伴:你倒是说话呀。开会的时候你没提意见?

    村长老伴着急地拍着手中的家什。

    石村长将嘴巴上的竹水烟筒上猛地移开。

石村长:提意见有什么用,这是上面的决策。决策,你懂不懂

老伴:我不懂,你懂。要是停止烧炭,五根当不成老板,五根和阿凤的婚事怎么办?八成要吹﹗

石村长放下烟筒,睥了老伴一眼,闷闷地走了出去。

【 1—8 】寨子里一宽敞处,锤子,丁老四,阿六,三人正在放鸡打架。

石村长走过去,气冲冲地将鸡轰散。

丁老四:村长,还没打完呀。

锤子三人一脸的遗憾。

石村长:大白天围着鸡打架,你们这样能发展经济呀。

石村长一手叉腰,一手指责,呼吸粗而急,不断往外吐露怨气。

  阿六:村长……

       阿六欲言又止,止而又言。

阿六:大山里地薄土瘦,我们就是把骨头累断了,也发展不了经济呀。

锤子:就是。

     锤子瞄了一眼石村长。

丁老四:发展经济靠办企业,现在路也修通了,不如叫大学生乡长弄几个      项目下来,让企业来帮助大山里发展。

   丁老四望望石村长,又望望锤子,阿六。

石村长:大山里到处是山,能办企业吗?

石村长双手紧叉着腰,似乎要跟谁吵架。

锤子:村长,哪个地方的经济不是靠企业撑起来的,大山里办不了企业,下辈子都富不了。

石村长:我告诉你们吧……

石村长收住话头想了一下。

石村长:新来的大学生乡长有知识,有能力,发展经济会有好办法的。

阿六:村长,大学生乡长有什么好办法呀?

锤子三人一齐望着石村长。

石村长:反正是能出钱的好办法。唉,以后干了你们就知道了。现在散了啊,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散了!散了!

三人不舍的抱鸡离去。

【 1—9】寨道里,锤子、丁老四、阿六,抱着鸡行走情景。

丁老四:阿六,要不是村长轰架,你那只大红鸡肯定败下去了。

丁老四溜了一眼阿六的大红鸡。

阿六:老四,明明是你那只大黑鸡顶不住了,你不要捡了便宜还卖嘴皮子,你要是不怕输,明天接着打。

丁老四:打就打。

锤子:老四,阿六,你们的大红鸡,大黑鸡,谁的鸡打赢了,再和我的大花鸡打。

锤子望望丁老四大的大黑鸡,又望望阿六的大红鸡。

丁老四:行,锤子,我们现在去看看你那只大花鸡吧。

锤子:改时间吧,我现在要去看仁花。

阿六:又想仁花寡妇了。

    阿六和丁老四交换眼神之后,各自散去。

【 1—10】木楼廊边,仁花坐在竹椅上吃瓜子。

锤子走到木楼下。

锤子:仁花……仁花……

仁花:门开着呢。

锤子走上木楼。

锤子走到仁花身边坐下,慢慢将鼻子凑到仁花嘴边。

锤子:仁花,这南瓜子好香啊。

仁花顺口将一块瓜子壳吐到锤子脸上。

锤子:仁花,你吃瓜子,我闻香,值,以后,我天天来陪你。

仁花:你是光棍汉,我是寡妇婆,你不怕别人说闲话,

锤子:我不怕。

仁花吃瓜子,锤子端详仁花。

锤子:仁花,我们合个家吧,合了家,就没人说话了。

仁花:跟你合家?

锤子:是啊,我想了好久了。

仁花:麻天云要把阿凤嫁到城里去,你听说了吧。

锤子:听说了。城里的日子好过,麻天云鬼精得很。

仁花:我也要嫁到城里去。

锤子猛一愣怔。

锤子:你也要嫁到城里去,那不行。

仁花:为什么不行?

锤子寻思,良久

锤子:仁花,我告诉你吧,城里去不得呀。

仁花:怎么去不得,为什么?

锤子往仁花身边挪挪凳子,一个劲地往仁花身边挨。

锤子:仁花,我跟你说……

仁花:帮你揉揉肩吧。

锤子:行。

锤子双手搭在仁花肩上,慢慢地揉摸起来。

锤子:仁花,城里千万去不得呀……

仁花:城里去不得,那麻天云是在犯傻呀。

锤子一时语塞。良久。

锤子:麻天云以为城里的日子好过,其实,城里也没什么好,那些城里人,现在什么都不敢吃,肉里有饲料,菜里有农药,就连平常喝的水,都有毒。

仁花:那城里人不用过日子了,这也不敢吃,那也不敢吃,城里那些大肚子是怎么吃出来的。

锤子:那都是毒出来的,你想啊,要是没有毒,怎么能吃大肚子?那些大肚子急得不得了,到处找医生,有的干脆去医院开刀、剖肚子、割油。

仁花:哎哟……不揉了。

锤子:怎么不揉了?

仁花:你越揉越使劲,都把我揉疼了。

锤子:仁花,我越说越怕,不就是被城里那些事给吓的嘛。

  仁花继续吃瓜子,锤子将鼻子贴在仁花嘴边。

【 1—11】乡办公室,马浩跟古副乡长。两人不时喝茶。良久。

古副乡长:马乡长,关于大山里的经济转型问题,我想跟你交换一下意见。

马浩:行啊,你是一位老乡长,大山里的事,我正要向你请教呢。

古副乡长:马乡长,大山里地处大尧山腹地,这条件你也是知道的,说白了,就是一块峦荒之地,要是把炭业堵住了,那么大山里的经济也就断链了,炭业,可是大山里唯一的经济产业啊。

马浩:古副乡长,炭业必须马上停止,象这样大范围的砍伐山林,哪怕多烧一天炭,对环境都是一个严重的破坏,这个损失是无法用钱来计算的,这样的路,是经济发展不允许的。

古副乡长:我认为,在生态农业还没有产生效益之前,应该暂时保留大山里的炭业,一方面,不至于造成大山里的经济倒退,另一方面,也给大山里的群众有一些经济来源。

马浩:古副乡长,大山里的炭业,属于小利益经济滚动,但是,造成的环境损失却是巨大的,象这样以环境投入来取得小利益的项目,取缔越早越好。

古副乡长:马乡长,我要提醒你,发展经济不是唱山歌,而是遵循条件,注重事实。在大山里,就得顺从大山里的现实情况,否则,会把大山里的经济搞得一团糟。

马浩:不管怎么说,大山里的经济都不能用炭业来舞龙头,舞龙尾也不行。

古副乡长:马乡长,我不管炭业是龙头还是龙尾,我只要炭业的存在,大山里为什么修建三级公路,不就是为了使山林资源能够转换出去,变出钱来。大山里,只有山林资源,不发展炭业,大山里还能发展什么?

【 1—12】炭业收购点(简易大茅棚)五根等人忙碌情景。

  阿凤走进收购点。

八斤:阿凤,你来得正好,我们正忙得没空,你帮我们做饭吧。

土生:阿凤,给我们弄点好吃的。

八斤:对,好久没吃你弄的菜了。

  阿凤走到五根身边。

五根:去吧,把那只杂花鸡杀了。

  阿凤走出收购点,朝鸡群走去。

  阿凤捉鸡情景。

  收购点收购情景。

  阿凤提着鸡朝灶房走去。

阿凤将水倒进锅里。然后坐在灶前烧水。

收购点收购完毕,五根和八斤整理,土生走出收购点。

土生朝灶房走去。

土生走进灶房,望望地上的鸡,然后掀开锅盖。

土生:阿凤,水还没开呀,火要烧大点,我来。

阿凤起身离去。

五根和八斤从收购点走出,八斤走向灶房,五根走向阿凤。

 五根:阿凤。

   阿凤侧过脸望了一眼五根。

 五根:阿凤,这收购点的生意越来越好了,来拉炭的王老板说,大山里的炭质量很好,很有发展前景。

 阿凤:五根,帮我搭间房吧,我要到收购点来住。

 五根:为什么?

五根望着阿凤,疑惑,爱慕 。

 阿凤:别问我为什么,帮我搭一间吧,越快越好。

 五根:你是不是跟你阿爸吵架了。

     五根着急起来。

 阿凤:吵了,我阿爸找人给我说媒了,他要我嫁到城里去。

 五根:这……

       五根望着阿凤,然后又将目光移向别处。

 阿凤:五根,我不想去城里,我不离开你。

 五根:阿凤,要是你阿爸到收购点来找,来闹,那怎么办?

五根无奈的望着阿凤。

 阿凤:五根,别怕,我阿爸不敢到收购点来。

  五根思索。

  八斤提着竹筒走来。

 八斤:五根,没酒了,我回去拿点酒回来。

 五根:八斤,阿凤叫我们帮她搭间房,她要到收购点来住。

 八斤:好啊,我们正缺一个煮饭的,阿凤,你就做我们的伙夫吧。

 五根:阿凤跟她爸吵架了。

 八斤:那就更要在这里住了,阿凤,你放心,我们明天就帮你把房间搭好。五根,你陪着阿凤,我走了。

   八斤离去。

 五根:走吧,进房里坐坐。

   五根和阿凤朝一处茅屋走去。

 【 1—13】灶房内,土生忙乎情景。

 【 1—14】木楼前,阿凤父亲抱着竹水烟筒闷闷地抽烟。

 【 1—15】寨口上,一群小女孩唱着歌谣朝寨外走去。

   ――大公鸡,尾巴花,喔喔喔,叫得响。大母鸡,翅膀长,带丰小鸡晒太阳,小小鸡,肥胖胖,光着屁股跟着娘……

 【 1—16】路上,阿凤行走情景。

 【 1—17】木楼前,阿凤父亲抱着竹水烟筒继续抽烟。阿凤走回。

 阿凤父亲:去找五根了?

   阿凤不吱声。

 阿凤父亲:问你呢?

 阿凤:去了。

 阿凤父亲:凤啊,你好大的火,你就是这样气你阿爸呀,阿爸要你嫁到城里去,还不是为你好嘛,大山里跟城里比,一个是地,一个是天,人家城里人的日子,过起来都现代化了。

 阿凤:城里是好,可是,大山里照样活人。

 阿凤父亲:大山里是可以活人,活得好吗?人生一世,谁不想过好日子呀。

 阿凤:阿爸,那大山里就不过日子了,再说,大山里以后也会好。

 阿凤父亲:那要等到什么时候?等到太阳从西边出来?凤啊,大山里要能好,还等到现在呀。好了,阿爸今天不想跟你说那么多,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个简单的道理你应该懂吧。

 阿凤:阿爸,我真弄不懂,你也是喝大山里的水长大的,你怎么对大山里就没有一点念想。

阿凤父亲:你别跟我说这个,大道理我比你懂。念想,光有念想行吗?你没看见,大山的领导一拔一拔的换,可是,大山里照样还是大山里。现在倒好,来了一个年青的大学生当乡长,我看,这是大山里的定数,没救了。

阿凤:我就是在大山里喝泉水,吃杂粮,也不去城里。

  阿凤说完走上木楼。

阿凤父亲目睹阿凤离去,俄尔,抱起竹水烟筒狠狠地抽烟。

 【 1—18】石村长家,石村长餐饮情景,老伴进屋,从石村长手里夺下碗筷。

 老伴:你就知道吃,阿凤跟她爸吵架了,你这个当村长的也不去管管。

 石村长:他们父女的事,叫我怎么管?我这个村长现在还闹得头疼呢。

   石村长从老伴手中夺回碗筷。

 老伴:你再头疼,也得管管这个事,要是麻天云把阿凤嫁到城里去了,五根怎么办,让五根打光棍?这大山里光棍还少呀,年纪大的,是锤子,丁老四,阿六他们,年青的,怕要轮到五根他们了。

石村长沉思。

【 1—19】阿凤家,阿凤父亲抱着竹水烟筒抽烟,阿凤拿着行李从房里走出。

阿凤:我要出去。

阿凤父亲不搭理。

阿凤:我要出去!

阿凤父亲:凤啊,我知道你要去收购点找五根,在家里歇着吧,等城里的消息过来了,我就送你到城里去过好日子。

阿凤:我不去城里。

阿凤父亲:我是你阿爸,去不去得由阿爸作主。

阿凤:我不要你作主,我要出去,听见没有!

阿凤父亲抽烟不答理。

僵持,良久。

 阿凤:我要上茅房。

阿凤父亲:把东西放下,上完茅房赶快回来。

阿凤走出。

俄尔,阿凤父亲随后跟出。

阿凤走进茅房,阿凤父亲在不远处守候。

山寨扫描。一只大母鸡带着一群小鸡玩耍。一只大黄狗坐在一旁望着鸡群。

阿凤从毛房里走出,缓慢的走着,突然,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阿凤父亲:阿凤……阿凤……

阿凤父亲一边呼喊,一边追赶。

【 1—20】收购点,五根等人收炭情景。

【 1—21】山乡景色扫描。

【 1—22】路上,陆老板骑摩托车行驶情景。阿凤迎面走来。陆老板停车定定地望着阿凤。

陆老板:请问,这是哪里呀?

阿凤:屯底寨。

陆老板开车绕到阿凤身边。

陆老板:你就是这个寨子的吧,请问美女芳名?

阿凤:我叫阿凤。你问这干什么?

陆老板:噢,没什么……

阿凤离去。陆老板定定地望着阿凤。

【 1—23】古副乡长住处,古副乡长做菜情景。画外音传来一阵摩托车声,陆老板走进。

陆老板:表姐夫。

正在做菜的古副乡长蓦然回头

古副乡长:光明,是你呀。今天怎么跑到大山里来了。

陆老板:大山里就不兴我来呀。表姐夫,你都做了什些么菜呀,怎么一点香味都闻不到。

  古副乡长放下锅铲,用擦布擦擦手。

古副乡长:表弟,讪笑你表姐夫吧,炒了花生米、炒了鸡蛋,怎么没闻到香。

陆老板:表姐夫,现在谁还吃这些东西呀,即上火,又增加胆固醇。

古副乡长:这已经是大山里的高标准了,把菜端过去吧,陪表姐夫喝杯酒。

   陆老板端菜,古副乡长继续做菜。

菜做好,二人用餐情景。

古副乡长:表弟,说实话,你怎么有兴趣往大山里跑呀。

陆老板:开始嘛,没什么目的,只想进来看看,结果这一看,还真看到了东西。

古副乡长:你看到了什么东西?

陆老板:第一,这大山里风景不错,第二嘛,大山里的姑娘长得好。真是没想到呀……

古副乡长:就这个呀。

  古副乡长不屑的一笑。

陆老板:表姐夫,已经不亏此行了。

陆老板夹起一口菜,陶醉似的放进嘴里。

古副乡长:大山里,经济落后,跟外面比,好像不是同一个世纪,你进来得少,所以觉得大山里新鲜、希奇,呆久了,你就受不了了。也难怪呀,干部一拨一拨的往上爬,往外调,此地不留人呀。

   古副乡长似醉非醉的喝了一口酒。

陆老板:表姐夫,那你怎么还留在这里呀。

古副乡长:光明,你是明知故问,还是调侃你表姐夫呀?是,表姐夫是没本事,所以,七八年了还留在这大山里,咳,不说这个,喝酒吧。

  古副乡长猛的喝了一大口酒。

陆老板:表姐夫,说实话,你在大山里七八年了,时间不短了,还当一个副乡长,  怎么也觉得有点屈才呀。

古副乡长:别说了,曹乡长调走以后,我以为乡长这个位置是我的了,没想到,  江县长把马浩调了进来,马浩是个大学生,这不明摆着来跟我抢位子嘛。

陆老板:大学生算什么,兴平城里一扫一大堆,就算大山里视他为宝贝,比起表姐夫来,还是有一大截差距,我就不信,你争不过他。

古副乡长:江县长让马浩代理乡长,就是为了在换届选举的时候转为正乡长,下一届换届选举,我跟他有得一争呀,表弟,来,喝酒吧。

       二人餐饮情景。

陆老板:表姐夫,屯底寨你熟不熟呀。

    陆老板放下筷子,擦擦嘴巴。

古副乡长:我在大山里这么多年,哪个寨子不熟呀。

陆老板:熟就好,表姐夫,那你帮我办一件事。

古副乡长:什么事?

陆老板:我在屯底寨碰到一个姑娘,一眼就被她迷住了。她叫阿凤,表姐夫,你能不能帮我拉根红线,做个大媒。

古副乡长:屯底寨……

陆老板:是啊,表姐夫,在你的地盘上,你可要帮帮我呀。

古副乡长:真新鲜,你谈恋爱找到我头上来了,我说表弟呀,你都到了大山里了,为何不直接到屯底寨去找她,你既然有心,还怕成不了事。

陆老板:万一运气不好弄砸了怎么办?表姐夫,还是你出面稳当呀。

古副乡长:表弟,看来,你对这姑娘真是上心了,好吧,表姐夫答应你。

【 1—24小溪边,阿凤默默地洗涤衣服。

【 1—25】山野,一只山鹰在岭空嬉戏,盘旋。

【 1—26】收购点,五根等人整理情景。

【 1—27】一辆摩托车开进收购点,陆老板停车走进茅棚,奇怪的溜眼探视。

八斤:你是买炭的吧?

陆老板:买炭?我是见这些大茅棚特别,所以进来看看。兴平市早就烧电、烧气了,你们还烧炭呀。

土生:你不买炭,那你进大山里来干什么呀?

陆老板:告诉你们吧,我要去屯底寨找阿凤。

土生:找阿凤?

陆老板:是呀。我表姐夫帮我拉了红线,做了大媒。哎,我表姐夫就是你们的古副乡长。

  土生和八斤吃惊的对视。

八斤:对不起,屯底寨没有阿凤,你回去吧。

陆老板:约好了今天来见面,你们还骗我。

五根:不错,屯底寨有一个阿凤,你去吧。

陆老板:兄弟,我要是跟阿凤结了亲,就算是半个大山里的人了。走了啊,以后见。

陆老板走出茅棚,开车离去。

八斤和土生目送陆老板离去,返身斥说五根。

土生:五根,他可是去找阿凤啊。

五根:别说了,人都来了,堵得住吗?

八斤:五根,你……

【 1—28】乡间路上,陆老板开摩托车行驶情景。

【 1—29】陆老板朝寨子里走去。

【 1—30】寨口,人们围着摩托车观看、议论。

阿凤父亲走来。

阿凤父亲:你们看归看,可不要用手摸啊,这是摩托车,精贵得很。

观众:上次我在公路就看见了,也是这辆车,跑起来呼呼的,鬼快。

阿凤父亲:跑不快,那还叫摩托车呀。

阿凤父亲一脸的得意与骄傲。

观众:这东西贼贵,我们卖了木楼都买不起。

观众:真阔气……

第三十六集

 

【36—1】 某餐馆,古副乡长和昌泰开发公司汤经理,二人喝酒,沉默。

汤经理:古乡长,到手的山芋,还是把手烫了。

古副乡长喝酒,没吱声。

烫经理:我就说了,山民在三岔口设故障,不是空穴来风。

古副乡长:你的意思,是背后有人指使。

汤经理:你说呢,没有人在背后指使,这三条光棍哪来这么大的胆子。

古副乡长:要是有人指使,这个在背后指使的人肯定是马浩。

   汤经理慢慢的喝了一口酒。

汤经理:我倒觉得,这个在背后指使的人不是马浩,马浩不会干这些下三烂的事。

古副乡长:那还有谁呢,只有马浩,才那么强烈的反对大山里向昌泰开发公司提供土地。

汤经理:所以说,这里面的事情太复杂了,本来,我是想把加工厂做起来,时势不助我呀。

古副乡长:汤经理,听你这话的意思,你想打退堂鼓?

汤经理:古乡长,我不是说了吗,时势不助我呀。

古副乡长:土地使用的协议在你手上,你怕什么。

汤经理:古乡长,我是怕你扛不住啊。

古副乡长:你放心,大山里现在还是我说了算,这样吧,加工厂这两天就动工,你看怎么样?

汤经理:古乡长,只要你扛得住,我没问题。

古副乡长:好,为了加工厂的成功,干一杯吧。

二人碰杯喝酒。

【36—2】 女生班,女生整齐在教室里就坐,刘老师走进。

范福香:起立。

   全体女生起立。

刘老师:同学们好。

全体女生:刘老师好。

刘老师:坐下。

全体女生坐下。

刘老师:同学们,这节课是体育课。

女生愉悦表情。

刘老师:今天这节课,多了一个项目,练习打排球,其它项目,可以继续练习,现在,请同学们跟我去拿器具。

   女生跟着刘老师走出教室。

   女生跟着刘老师走到刘老师住处。

   女生拿着器具走到操场上,乒乓球,羽毛球开打起来,练习排球的女生等待。

   刘老师走过来,从女生手中拿过排球,将排球抛向空中,然后双手接球往上推拍,女生一阵鼓掌,刘老师将球接住。

刘老师:同学们,这节课,先练习发球,排球的发球,跟乒乓球,羽毛球一样,先把球抛起来,然后把球拍向对方。

刘老师做了一个示范。

刘老师:现在,请同学们分两边站好。

女生站队,打乒乓球,打羽毛球的女生也过来加入,女生站好队。

刘老师:范福香,你注意接球。

范福香作接球准备,刘老师将球发过去,排球碰着范福香的手滚落到地上,刘老师捡起球。

刘老师:接球也跟乒乓球,羽毛球一样,接住球拍过来,再来一遍。

刘老师把球发过去,范福香接住球向前推出。

刘老师:对了,就是这样,现在你们互相练习。

女生相互练习,刘老师拿出手机操作了一下,然后走到坡边,眺望着远方,静静的沉思。不一会,范福香也走过来。

刘老师:范福香,你怎么不练球了。

范福香:刘老师,这段时间,我总是见你不高兴。

刘老师:没有啊,刘老师没有不高兴。

范福香:我都看出来了,刘老师,你还骗我。

刘老师:范福香,你怎么能看到刘老师的心里面去,一把小小年纪。

发福香:刘老师,听我阿爸说,大山里要种罗汉果了,还要办加工厂,我们都高兴了,你也应该高兴才对呀。

刘老师:范福香,刘老师高兴,刘老师怎么会不高兴呢,大山里一天一天在变,你们也一天一天在成长,记得我第一天来大山里的时候,看见你们没学上,该是上课的时间在小溪里洗澡嘻闹,当时我的心酸酸的,好像要碎了,现在,不都好起来了吗,福香,练球去吧,等会,刘老师还要检查你们的练习效果。

范福香:刘老师,你要高高兴兴的,我们心里才舒服。

刘老师:刘老师会高兴的,去吧。

   范福香走向排球练习场。

【36—3】 办公室,马浩办公,锤子三人走进。

锤子:马乡长。

丁老四:马乡长。

阿六:马乡长。

马浩:你们——有事吗?

   锤子三人走到办公室接待处坐下,马浩也到接待处坐下。

丁老四:马乡长,我们是来道歉的。

阿六:也是认错。

   马浩望望锤子三人,沉思了一会。

马浩:你们是做了一些不利于大山里的事情,但是,你们也是受了古副乡长的指使,所以,道歉,认错,没什么必要,以后注意,别再犯就是了。

锤子:不会再犯了,马乡长,我们已经跟古副乡长翻脸了,以后,我们就跟着你了。

丁老四:马乡长,其实,我们也知道,大山里的变化都是你的主意,古副乡长没有主意,还处处跟你作对,使绊子,他这个人,我们总算看清楚了。

阿六:还有,古副乡长做事,从来不顾及大山里。

锤子:马乡长,我们今天来,一方面是道歉认错,一方面,是提醒您,古副乡长这个人太阴险了,你要多提防他。

马浩:我知道,你们还有事吗?

锤子:我们没有了。

马浩:那你们先回去吧。

锤子:马乡长,那我们走了。

   锤子三人离去。

   马浩回到办公处,吴书记走进。

吴书记:他们来找你干什么?

马浩:也没干什么。

吴书记:上次,他们来办公室找古副乡长,我接待过他们一次,他们说古副乡长唆使他们造谣,把他们害苦了。

马浩:这三个人只是一个缩影,我担心,古副乡长会害苦整个大山里。

吴书记:关于暂停给昌泰开发公司提供土地的事,我跟古副乡长谈过,他根本不接受。

马浩:他不接受,大山里也没有办法,毕竟,给昌泰开发公司提供土地的协议已经签了,到时候,昌泰开发公司还会拿法律来说事。

吴书记:如果是这样的话,昌泰开发公司要强行动工,大山里也没有办法了。

马浩:是啊,我打算去市里跑一趟,看看市里能不能尽快的把贷款的事办下来,现在,只有跟昌泰开发公司争速度了。

【36—4】 市长办公室,齐市长跟马浩。

齐市长:大山里办加工厂贷款的事,我已经交待下去了,你去找一找中行窦行长,看看能不能尽快的把贷款的事办出来。

马浩:齐市长,谢谢你。

齐市长:马乡长,我都说了,兴平市跟大山里,谁也不要说谢。

马浩:齐市长,那我走了。

齐市长:去吧。

马浩离去。

【36—5】 中行办公室,窦行长跟马浩。

窦行长:齐市长交代的事,我也很着急,但是,这么大的一笔贷款,你总得让我理顺一下吧。

马浩:窦行长,要是按正常的程序办理,我也用不着这么急忙的跑一趟了,你可能不知道,大山里为了建加工厂,正在抢速度。

窦行长:那好吧。齐市长说了,大山里的事,要尽力。现在,加上一条,还要尽快。

马浩:那就太感谢窦行长了。

窦行长:不必客气,大山里保护环境,保护了灵江河,对兴平市是有贡献的嘛,现在,要搞项目发展经济,能理解。

马浩:那——今天,明天,能不能办出来?

窦行长:具体不好说,只能是尽快。

马浩:哦,是这样。

窦行长:马乡长,这已经很不错了,在这个事情上,我们一直是在为大山里开绿灯啊。

【36—6】 乡政府,马浩朝大门走进,吴书记从乡政府走出。

吴书记:回来了,市里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马浩:怎么样,尽量,尽快。

吴书记:还是没有一个准数啊。

马浩:是啊。

吴书记:那怎么办,昌泰开发公司马上就要动工了。

马浩思索。

吴书记:昌泰开发公司有土地使用协议,大山里奈何不了呀。

马浩:现在只有常委会了,只有依靠常委会来阻止土地使用协议。

吴书记:那我马上去通知古副乡长。

【36—7】 办公室,吴书记跟古副乡长。

古副乡长:不行,协议已经生效了,开什么常委会,行政跟法律起冲突,这样做严肃吗。

吴书记:跟昌泰开发公司签土地使用协议,没有通过常委会,这个协议本身也不严肃呀,纠正错误,难道这不是我们的工作所应该的吗。

古副乡长:吴书记,你说大山里给昌泰开发公司提供土地是个错误,这让我太不明白,太失望了,为什么跟昌泰开发公司签协议没有通过常委会,我是怕马浩在常委会上站出来反对,从而断送了大山里跟昌泰开发公司合作的大好机会,这个果断的措施,竟然成了一个错误,我不但不理解,而且感到痛心。

吴书记:古代理乡长,作为领导,胸怀要坦荡,我们做工作,不是考虑自己,而是为了整个大山里不痛心。

古副乡长:吴书记,我不想在这个上面跟你掰扯,常委会我不参加,关于给昌泰开发公司提供土地的协议,我是本着大山里的立场签的,并且通过了部分常委,这个协议,是合理的,也是合法的。

古副乡长离开办公室。

 吴书记沉思。

【36—8】 办公室,吴书记跟马浩。

吴书记:常委会,古副乡长不参加,并且,他坚持土地协议的效力。

马浩沉思。

吴书记:用常委会来阻止协议,看来是行不通了。

   马浩沉思。

吴书记:怎么办,还能不能有一些什么办法?

马浩:还能有什么办法,昌泰开发公司马上就要动工了,大山里,连想办法的余地都没有了。

吴书记:咳,当初,我要是不表示支持,这个协议也不会这么顺利就签了下来。

马浩:古副乡长要这样做,并不在乎你支持不支持,盘龙洞的开发协议,常委支持了吗?

吴书记:是啊,古副乡长做事,真是倒行逆施呀。

【36—9】 县长办公室,江县长跟古副乡长,二人慢慢的喝茶。

古副乡长:江县长,马浩的行政手续,还是赶快办下去吧,他不离开乡政府,我在大山里实在是不好办事。

江县长:马浩的行政手续迟迟没有办下去,我是想观其后效,现在看来,观察是没有必要了。

古副乡长:只要把马浩的行政手续办了,我在大山里就没有绊脚石了,以后的工作,也就好做了。

江县长:大山里,在罗汉果这个项目上,引进了昌泰开发公司,这个引进很好,有了昌泰开发公司这个加工厂,大山里种植罗汉果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古副乡长:江县长,我为什么要求县里下达对马浩的行政决定,就是为了清开马浩这块绊脚石,确保罗汉果这个项目,确保昌泰开发公司这个加工厂,因为,这个加工厂对大山里太重要了。

江县长:马浩要阻止大山里向昌泰开发公司提供土地,要阻止昌泰开发公司在大山里建加工厂,甚至要阻止罗汉果这个项目,我不会给他机会了。

古副乡长:江县长,要快,越快越好,我担心马浩会狗急跳墙,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来,坏了这个项目,导致大山里在这个项目上的损失。

江县长:我说了,我不会给他机会了,你就放心吧。

   二人喝茶。

【36—10】 马浩住处,李娟忙饭菜,李娟将饭菜端出,马浩走进,马浩在沙发上坐下,李娟盛饭。

马浩:李娟,有酒吗?

李娟:马浩,你这段时间什么了,老是要喝酒。

   马浩端起碗吃饭。

李娟:马浩,不是我啰嗦你,有些事情,确实要自知之明,不要老是跟自己较劲。

马浩:李娟,我是在跟我自己较劲吗?你这样认为,让我太失望了,本来,我认为最了解我的人是你,没想到,你反而是最不了解我的人。

李娟:我不了解你,那好吧,那你就留下来让大山里慢慢的了解吧,明天,我要走了。

   二人默默用餐。

【36—11】 乡政府,马浩向办公楼走去,古副乡长从后面朝过来,高傲,作态。【36—12】 办公室,马浩倒了一杯水,而后坐在办公处沉思。

   俄尔,纪委杜书记走进。

杜书记:马乡长,好消息。

马浩:什么好消息?

杜书记:兴平市新民路的天桥工程发生了垮塌事故,死了两个人,伤的更多,全是民工。

马浩:这么大的事故怎么是好消息?

杜书记:承包天桥工程的老板就是昌泰开发公司的汤经理,他已经被公安机关关押了。

马浩:汤经理出事了,古副乡长的事也应该浮出水面了,走,我们马上到公安局去。

   马浩跟杜书记急急的走出。

【36—13】公安局关押处办公室,马浩跟杜书记走进。

马浩:我们是大山里的,想找新民路天桥工程的承建人汤经理核实一些事情。

公安人员:请出示你们的身份。

马浩:我是大山里的乡长,他是纪委书记。

公安人员:小张,你带他们去吧。

马浩和杜书记跟小张走出。

【36—14】关押处

公安小张:他们是大山里的,找你核实一些事情,你要老老实实的回答他们的问题。

汤经理:马乡长,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想问什么你就问吧,我一定如实回答。

马浩:我问你,大山里的三级公路是不是你承建的?

汤经理:是的。

马浩:因三级公路的质量问题导制了一场车祸,你知道吗?

汤经理:知道。

杜书记:公路质量这么差,你们是怎么修建这条公路的?

汤经理:我也没有办法呀,投资就那么多,你一点,他一点,还能剩下多少钱?钱少了,你叫我怎么把工程搞好?象天桥工程,要是有足够的钱,我也不会落到这种地步呀。

马浩:大山里有谁要了三级公路的钱?

汤经理:古副乡长。

马浩:要了多少?

汤经理:十万。

杜书记:又是一个十万。

马浩:盘龙洞的开发,古副乡长从你那里要了十万块钱,这是事实吗。

汤经理:是的。

马浩:还有,大山里提供土地给昌泰开发公司建加工厂,这里面也有这方面的交易吗?

汤经理:签土地协议给了古代理乡长五万块,加工厂给古代理乡长占股份,百分之八。

 马浩转向公安人员。

马浩:我们想要一份书面材料。

公安小张:等提审了以后再给你们吧。

【36—15】马浩,吴书记,杜书记。

马浩:果然不出所料,古副乡长在修建三级公路,和签署盘龙洞开发协议,以及提供土地给昌泰开发公司建加工厂,都有经济犯罪事实。

吴书记:都拿到证据了吗?